颱風天在家睡太飽,
此刻竟然睡不著。
翻了些很久沒翻的資料,
發現幾本過往的日記。
 
我才想起
我是一個愛寫日記的人,
喜歡用文字紀錄生命。
從國一開始書寫
到現在也好幾本了。
 
唸彰女的時候,
深夜常一邊聽著警廣的尋夢園,一邊算數學題,
讀書讀累了,就開始寫日記。
 
念市北師的時候,
宿舍床上總要放一盞檯燈,
睡前窩在床上也要寫點東西才算一天的結束。
 
2000年的時候,
我寫著:
「dlin很堅持的告訴我,有所謂『永恆的愛情』,我很是嗤之以鼻。
    幼稚的男人!這世界最不可靠的就是愛情!」
dlin是那年大四睽別兩年又突然出現的追求者,
我看我的日記才想起來,
原來那時候我對於愛情這種東西充滿著不信任。
 
把日記集合起來,像看連續劇一樣,看著自己,
慶幸當年留下了這些記錄,
因為回頭再看當年的自己,很青春,很幼稚,
看這個世界的眼光很自我。
但是這些記錄非常珍貴,
如果當年我沒有寫下來,
現在我又從何去檢視成長的軌跡?
 
當網路發達了之後,
電腦取代了我的日記本,
我開始用電子檔記錄我的心情。
網誌開始流行了以後,
換用網誌寫日記。
現在看來,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味,
把心情搬到網路上後,就不敢寫得那麼明白,
而每一個細明體文字,更缺少了可以從字跡猜測心情的證據。
 
結婚後,
更少用文字記錄生命了,
Tony說那是因為現在我過得太幸福,所以沒有時間與心情書寫,
我想,我應該從現在開始,再拿出厚重的日記本,
希望將來還有一絲線索可以回味30歲的自己。

medy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