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0129小龜家

17歲的時候,我們的世界很簡單,

一起坐在欖仁樹下吃便當,一起穿著白衣黑裙在假日午後的長廊上讀書,

那時候,雖然讀書讀得很累,可是總是有一大群好友相伴,

大家一塊兒討論考題、安排小考,

萬年歷史小老師-----鴨子....總是把握著下課十分鐘幫我們做聽寫考試,鞭策我們讀書。

無為而治的導師,最愛約我們去欖仁樹下進行幹部午餐會議,聽聽我們這陣子的心得。

讀書讀累了,就去操場上散散步、打打球,

日子過得雖然忙碌,可是,很單純、很快樂。

 

18歲,聯考後我們幾乎都離開了彰化,幸運的是,大夥兒幾乎都到了台北這個繁華的都市,

沒有了聯考壓力,大家玩瘋了,

雖然我們是一群小女生,不過上山下海、騎著摩托車到處玩的功力一點兒也不輸給別人,

去陽明山夜遊、上大屯山看夜景、甚至傻傻的到淡水等待日出(後來才想起來,淡水只有日落沒有日出);

為了不要錯過任何一個人的生日,我們規定壽星每次都要掏出五百元當慶生基金,

在一次又一次的吃喝大會中,友誼累積的速度也是很驚人。

我印象很深的,是大一那年,我們在貓空迷路失散,

七個人團聚後,喝著熱騰騰的鳳梨苦瓜雞感覺好溫暖。

在冷冷的山路上,我們一邊淋雨一邊唱著歌的情景都還歷歷在目,

那時候, 又怎麼會想到長大以後的我們各分東西,聚會像是過年一樣,一年只有一次呢?

 

長大了一點後,我們討論的話題從玩樂晉升到工作與感情,

聚會的頻率也呈直線下滑,

有人嫁到埔里、有人定居台中、台北,也有人在台灣海峽的另一岸工作。

今年的聚會在初二,非常小型的聚會,地點在小龜彰化美輪美奐的家,

參加者有主人小龜夫婦一家三口、在埔里教書的小鴨夫婦一家三口、到上海工作的若琦、台中工作的嘉惠,還有我們夫婦倆。

今年與往年最大的不同,就是純女人的聚會多了一些我們的老公與小孩,

話題也從工作與感情,變成媽媽育兒經。

Img_20090127-180930-01 Img_20090127-180736-01

 Img_20090127-180703-01 Img_20090127-180821-01

今天早上,老公從我的頭上拔下三根白髮,

不得不承認,我真的老了耶~

一起長大的朋友,現在一個個都回歸家庭,過得好幸福,

替大夥兒感到開心之餘,其實也有一點點感傷。

那些回不去的時光、以及那些屬於年輕的記憶,

終將隨著我們身上背負的責任越多而日漸被遺忘。

 

期待我們一年一次的聚會,能持續到孩子都大了,

那時候,我們的話題不知道又要變成什麼哩?

 

 

medy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